阿矢DA☆ZE

主刷 全职高手/唱见♪

[全职高手]退役三十题

退役三十题[原作者微博@A_倦怠期]

*CP向会在前面注明 单人的就请自己看吧。

*几乎都是架空架空架空 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文笔是渣 没有文风 写出来的段子就是小学生。

*如果以上都不介意的话请继续DA☆ZE

 

1 交出去的账号卡

“孙翔,把一叶之秋留下来吧。”

嘴角的笑容再也僵持不住,孙翔伸手从口袋中拿账号卡。这个做过无数次的动作,此时竟让他不住手抖。他突然想到,那个时候自己从叶修手中接过这张账号卡时,他看向自己炫耀般得意洋洋的眼中,丝毫没有留念。

“二翔,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哥走了,你得好好用这账户,别给哥抹黑。”曾经骄傲得不可一世的年轻的脸渐渐和现在颓废的样子重叠。

孙翔在心底切了自己一声,然后慢慢抬起头:

“行,拿去吧……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2 停止追逐的荣耀

王杰希正视着高英杰,不对称的眼中却是黝黑一片。

“我退役之后…英杰,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3 替换掉的装备

在百花与霸图的比赛中,张佳乐恰好与于锋在擂台赛中见到了。但是落花狼藉这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狂剑士手中,握着的不再是葬花。

赛后,张佳乐主动找到了于锋。他情绪激动地握住了对方的肩膀喊着:“落花狼藉的银武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换掉葬花……!!”

于锋没有理会这位他曾经敬爱的前辈,径直走回百花的休息室。但挣开对方双手的同时,于锋发现张佳乐的眼睛红红的。

 

4 看着自己的痕迹在角色上一点一点被抹掉

那场比赛孙哲平也有看。落花狼藉还是一如既往地帅气,用起大招时干脆利落。落花狼藉身边的弹药专家扔出各式各样的手雷和燃烧弹,掩护打得毫无破绽。

他握着自己受伤的手一瞬间有些恍惚,隔着屏幕他想起了当初的繁花血景——虽然后辈们无法完全模仿出他们当时的绚烂和辉煌,但这架势也是让人眼花缭乱得可怕。

随着镜头的特写,落花狼藉胜利的场面被无限放大。面前这个狂剑士,顶着落花狼藉的名字,挥动着手中的银武。孙哲平只注意到他手中不再握着葬花,忽然心一凉。

就连自己在百花最后的一点痕迹,也被抹得干干净净。从张佳乐转会开始,到落花狼藉的银武结束。

 

5 接受账号的新人还真是厉害

*林方注意*

冷暗雷被百花高价买去,接替他的是原本德罗里的使用者曾信然。

看着转播的林敬言正在H市给方锐煮馄饨,随着馄饨在锅中忽上忽下的翻腾,他听见李艺博用熟悉的口吻宣布冷暗雷的胜利。

只不过如今胜利的人不再是自己。

这么想着的林敬言不禁手一抖,多加了半勺辣椒酱。

正在他身边看着他下厨的方锐忽然笑了起来、大力拍着他的肩:“老林你还行不行啊做个馄饨都能手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好的第一流氓呢!”

随后他就感受到镜片后的对方危险地眯起眼睛:“我行不行你最清楚了吧方锐大大……”

啧,斯文的流氓。这么想着,方锐的耳尖红得和锅里的辣椒酱一样。

 

6 熟悉的体育馆

QQ上职业选手群里正在为轮回的胜利闹腾起来,孙翔忽然收到了一条私聊。

“孙翔前辈,下周轮回去H市对兴欣,可以请您去萧山体育馆观战吗?”

用户名是一叶之秋。

 

7 似曾相识的掌声,一瞬间以为是给自己的

*莫橙注意*

兴欣网吧转播着霸图与义斩的比赛,“毁人不倦”四个字再次出现在莫凡眼中。刹那间他看着自己熟悉的账号慌了神,手也不自觉握上了面前的鼠标。

使用者是个彻彻底底的新人,不一会便倒在了大漠孤烟的拳下。

“别紧张啦,不是你输了。”苏沐橙温柔笑着,递给莫凡一把瓜子,“说好结婚前退役的,怎么……后悔了吗?”

莫凡安定地摇了摇头,接过了她手中的瓜子。

 

8 从面前跑过去的记者

“喻队……喻文州让一下好吗,我们要去采访卢瀚文了。”

 

9 习惯性的嫉妒,还真是糟糕

“想当年,索克萨尔可是老夫的角色,老夫带着蓝雨可辉煌了。”

魏琛的儿子只是笑着点着头,为父亲递上一杯热茶。

“可惜……这便宜被喻文州这手残占去了。现在想想,还是不甘心啊。”

口气酸酸的。

 

10 习惯性地又点开了训练软件

“诶黄少天,下班之后一起聚餐吗?”

“啊不啦,报告还有要修改的地方就不去啦。诶说起来你们要去哪里聚餐啊下次带上我……吧!”脱口而出的一连串PK被他咽下肚。

拎着公文包回到家后,黄少天松了松领带打开了电脑。看着屏幕上出现熟悉的“荣耀”二字,他却是突然地慌了神。

“明明是要写报告的……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11 完成训练后颤抖的双手

*林方注意*

“诶老林你怎么手抖成这样啊?来来过来我揉揉。”坐在沙发上的方锐扬着温暖的笑意,冲林敬言招了招手,“虽然说我是猥琐派的没错不过气功师挺伤手的,每次打完比赛我都得做手操……卧槽你不会偷偷去喝酒了吧?”

林敬言苦涩地摇了摇头:“我只是…重新注册了个流氓的号罢了。”

 

12 不喝酒

“庆祝张新杰升职成为副总经理!”

穿着工整严谨的男子拘谨地摇了摇手:“不了,我就不喝酒了,职业选……”

话音未落,他便站起身,端起酒杯说先干为敬。在同事们的赞叹声中,张新杰叹了口气。

——怎么总是拿着以前对职业选手的要求拘禁自己呢。

 

13 ——75boss刷了,来吗? ——不了,最近忙着找工作。

鬼使神差般打开了YY,春易老的对话框就跳了出来。

“蓝桥,第十区新出了个75级boss,趁着叶神他们还没来……你先带着蓝溪阁精英团杀过去吧,我等笔言飞他们来了就找你们会和。”

屏幕前的男子一愣,翻了半天找出了自己的麦:“抱歉啊大春……最近,我在找工作……”

YY那头忽然沉默无声。许久——旧到蓝河以为春易老已经关闭了对话框之后——蓝河收到了对方的文字消息。

[对不起啊蓝桥,我还把你当蓝溪阁公会会长。]

 

14 为生活奔波,卸载的荣耀

“混账哥哥!!快走吧,好不容易约到了愿意给你面试的公司,你可别迟到!!”

门外传来了叶秋的声音,门内的叶修却是叼着烟轻轻笑了一声,动了动鼠标后,回了声“就来”便开始换衣服。

弟弟的西装穿起来真是麻烦。暗自不爽着的叶修瞥了眼电脑屏幕上“荣耀已卸载完毕”的字眼,将衬衫口袋中君莫笑的账号卡放进了抽屉里。

 

15 新区新号

君莫笑扛着他的千机伞,指向了第十区的骄阳。

 

16 加入战队的网游公会,成为了核心会员

*大概……双花注意?*

“看到前面那个特别厉害的狂剑士了吗!前几天刚来我们霸气雄图工会的,放起大招一使一个准,简直和第二赛季的孙哲平一样!”

“那是!游会长都说想推荐他去霸图战队,人家怎么都不肯……人也是真厉害,现在不成了我们分队队长了?”

两个拳法师在副本后方慢悠悠划水,却不客气地受到了前方狂剑士的地裂斩:“这轮输出垫底的,就给我滚出队伍吧。”

在身后拳法师惶恐的“大神放过我们吧”声中,玩家孙哲平勾了勾嘴角。

——乐乐,我终于,离你越来越近了。

 

17 被称赞

蒋游起初只是好奇这位狂剑士的由来,在进了单人竞技场中后屡战屡败的蒋游忍不住由衷赞叹起来:“兄弟你还挺厉害……要不要加入霸图战队,和张佳乐组合试试?”

 

18 神之领域新的传奇

*大概……喻黄?*

神之领域出现了一对新的组合,是剑客和术士。

在他们迅速刷出几个75级boss的副本新纪录后,人们才认出来这对装备普通的战友,是第十一赛季宣布出柜并退役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他们的剑与诅咒。

 

19 boss战上遇见曾经的队友

*韩叶注意 双方都退役*

“哟老韩,来和咱兴欣抢boss了?”

“……我来和兴欣抢你了。”

 

20 退役的老对手

*韩叶注意* 

“哟老韩,怎么今天来霸气雄图了,就凭你这新号的小拳头…还想和我们兴欣抢boss?”

“我退役了,叶修。”

“……所以?”

“我在你们网吧……带着我的队伍,来和兴欣抢你了。”

 

21 一个人的荣耀,有点无味

*双花,以及大概……伞修注意?*

又是一年清明时分。

叼着烟的叶修没有了平时的嘲讽脸。“苏沐秋,今年…是我玩荣耀的第十五年。我带着兴欣,已经断断续续拿了三四个冠军。君莫笑和沐雨橙风连着五个赛季拿了最佳搭档,把黄少天那小子给气哭了都,双鬼那里也差不多…呵呵,哥的魅力简直没人可挡。”

“张佳乐也退了,听说是和孙哲平去瑞典结婚了。你说他那幸运E,都能找到大孙这么好的家伙。我……我他妈怎么就陷你这坑里了?!”

叶修站起身,他的眼中,似乎有些光辉渐渐暗淡。“一个人打荣耀其实…挺没劲的。呵,是不是差不多哥也该退役了?”

“不过君莫笑那号我得留着,荣耀这游戏——再玩几个十年我也不会腻…哥的三十七连胜,还等着你来破呢。……妈的。”

叶修百无聊赖地碾碎了脚底的烟头,转身离开。墓碑上清秀的少年,依旧笑得风淡云轻。

 

22 逐渐被遗忘的名字

“魏琛……这人是谁?用索克萨尔的,不是一直是喻文州吗?”

 

23 封神的游戏角色

“大漠孤烟是挺厉害的,宋奇英操纵起来丝毫不比韩文清差吧。”

“这哪能差!!我觉得小宋比韩队…韩文清他厉害点啊,年轻的时候手速也可以飚一飚,大漠孤烟完全就是被增光添彩啦。”

退役后在霸图战队做战术指导的韩文清恰巧听见这段对话,背脊不受控制的一僵。

 

24 最后连相貌都被遗忘

看着抽屉里烟抽完了,叶修起身下楼买烟。

“哟,又是你叶修啊,买烟吗?”“恩,来一条吧。”

杂货铺旁边的兴欣网吧,传来了荣耀直播的声音,隐隐约约伴着“老板送条烟来”的吵吵声,叶修叼着烟自告奋勇地把烟送去了网吧。

刚站定,目光直直地看向屏幕,叶修却感觉到身边人的推搡。“喂大叔,别挡着我们看斗神啊,一叶之秋的擂台赛呢!”

叶修呵呵地干笑了几声,把烟递了出去。

 

25 闲下来的日子真难熬

*林方注意*

林敬言在煮馄饨的时候收到了方锐的电话,就乐呵呵地一手拿着漏勺、耳朵夹着手机接了起来。

“喂点心大大,退役两个月才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老林……这两个月我发现,除了玩荣耀我就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嘛。整天闲着没事干,新区注册了盗贼号也用不顺手……”

电话这头的林敬言正忙不迭往锅里撒调料,一把辣椒一把葱花地加,煮沸的水发出了“嗤啦”一声,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那,搬来Q市,陪我开馄饨铺呗。”

 

26 越来越大的岁数

*双花注意*

孙哲平回到家的时候,张佳乐正眼眶红红地翻着相簿。

“大孙……”他抬起头,眼中还有未氤氲开的水雾,“我马上就30岁了,不玩荣耀之后也一直找不到工作……我知道我就是个幸运E,可我不想就这样浪费人生啊。”

相簿中掉出了几张相片,清清楚楚地印着第二赛季张佳乐和孙哲平青涩的脸。

孙哲平了然于心,便快步走上前坐在恋人身边,搂着张佳乐的腰便向他脸上吻了下去。“大不了,嫁给我呗。”

 

27 决定要对自己的孩子讲述年轻时的荣耀

“你爹曾经可是斗神!荣耀圈里…除了叶修,你爹我就没输给谁过!”

老年痴呆数年的孙翔坐在轮椅上,四肢无力,眼神却闪动着光芒。孙翔的儿子却联想着回光返照这个词,哭得失声。

 

28 那年夏天的战场身边我还有你

偶尔凌晨时分,张佳乐也会没由来心悸,从梦魇中挣扎着醒来。

那个夏天的繁花血景,成了退役后他心尖上的刺,想拔出就疼。

 

29 我们的荣耀不败

乔一帆手捧第十五赛季的冠军奖杯,哽咽着绽放出笑靥。他将奖杯高高举过头顶,他的身边站着唐柔、莫凡、安文逸……而在他的队友们身后不远处,叶修、方锐这些退役的选手也眯着眼睛微笑着。

“很高兴…这是我做兴欣队长的第一年,没想到能够带领大家拿到冠军……这必将是我们所有人的荣光——我们的荣耀不败!”

方锐在后头嘀咕着“怎么这么客套话”的同时鼻头一酸,而身边的叶修却也早是红了眼眶。

 

30 回不去了

*韩叶注意*

“老韩,你说要是当时,我们刚成为电竞选手那会,我们都进了嘉世该多好?”

叶修躺在床上,看着身边韩文清刚毅的线条嘿嘿地笑了笑。

“我觉得现在挺好。”一直黑着脸不说话的韩文清哑着嗓子开口,“和我做了十几年的宿敌,叶修你——后悔过没。”

“呵,哥像是那么矫情的人吗?”叶修坐起,熟练地点上了烟,烟雾缭乱中他虚胖的脸有些模糊,“不过,咱也都回不去了。”

“要回去干吗……”韩文清顺势斜揽住叶修的腰掐了一把,“回去继续当敌人?”

“得了,哥还是留在现在吧。再去斗上十年,早晚得完蛋。”

双方一片沉默,叶修一言不发地抽烟,烟雾喷了韩文清一脸。随后在他嘲讽的笑声中,韩文清扳过他的脸狠狠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