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矢DA☆ZE

主刷 全职高手/唱见♪

【一宣】唱见主题本:《君の知らない物语》

试阅好棒!!! ✲ฺ٩(ˊᗜˋ*)و

夜雨声繁几时休:

【刊名】君の知らない物语

【作者】按字母排序

文阵:阿矢/阿凉/阿浅/艾米/赤瀛/憧言律/饭受/殁清/少年莫然/攸一

图阵:半代yuka/ぺこぺこ餅/哔哔/白兔/blackenter/
kidhoney/korin唯/leam/Marukin/白菜籽/水希/汤圆/Volcano

【C P】文:甘党/mafutin/寝栗/1122(待定)/soraT/十碳

【形式】文+图

【规格】B5

【语言】简体中文

【主催】秋月芊

【排版】赤瀛

【宣图】赤瀛

【价格】40↑↓

【特典】待定

印量调查:http://www.sojump.com/jq/2808509.aspx

一宣地址:http://weibo.com/2044863063/AfQW6naFN


以下为完整试阅。

赤瀛太太寝栗试阅:http://lilynicoseven.lofter.com/post/16947d_a5965c


Chocolate

*By殁清
*CP:mafutin

【半黑巧克力】

「这个味道好赞,有黑巧克力吗?不要太苦的。」  
akatin舔去融化在手上的一半,转过头僵硬地问道。  

比起前面两块,第一口下去的苦涩显然要特别得许多,但是一会后微微的甜却牢牢拴住了人的味蕾,特有的清香味道要清爽些,接着在口腔内慢慢散开,带着它特有的苦涩,倒也不会腻口,味道流连许久都仍存zhe一丝走不了的余味。
akatin的表情却是难得的严肃,笑容也僵在了脸上,莫名的有些可笑。  
就像是走了许久的爱情开始变淡,彼此都已没了感情却还在硬拴着对方的空洞一样,明明都已不耐烦,却都在固执地把自己一下一下磨平,丝毫没有幸福却还在彼此笑着。  

就像他和自己吗?  
akatin难得反问。  

akatin那天回去后并没有再找mafumafu聊天,而是在睡前简短地发了句晚安便罢。  
虽然合上眼是全世界的mafumafu,就连毫无联系的几个梦里foukandaole不同表情的mafumafu。   

红着脸的他, 笑着的他,严肃的他还有,失望的他。  

那一晚上akatin的整个世界都写满了mafumafu的名字,好抑或坏。  
大概真的喜欢上了吧?想要和他在一起一样的心情。  
但是他会拒绝的吧……?  

梦里一脸厌恶以及恐惧的mafumafu用力推开自己,跑向满是迷雾的前方,一点点也不停下。  
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他的akatin,在下雨的清晨中醒来。

希望只是梦。




爱されていたかった

*By阿矢
*CP:mafutin[まふまふ单箭头注意]

[埋下种子的时候]

在得知带领自己到工作地的好心路人就是自己的工作对象赤ティン的时候,まふまふ惊诧地抬起头,随后目光直直停在了赤ティン的脸上——黑色偏长的头发,有一些小胡子但是感觉意外可爱的脸。他做了个深呼吸,随后就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轻轻软软地荡漾在微凉的空气里。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见到你啊,ティン。”
赤ティン呆呆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
于是反应过来的まふまふ慌张的开始解释起来:“那个、那个我是来帮你mix的…我是まふまふ,ティン君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
但是此刻的まふまふ应该没有注意到,他注视着赤ティン那张渐渐安定下来的脸的双眸里盛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吧。


[得到对方的关心]

估计这一切都要怪某人太不会拒绝吧。
池面君まふまふ在被某杂志的美女主编用热情到让他招架不住的眼神邀请拍摄时,拒绝的话哽在喉咙,说出口时却变成了“好”。
于是まふまふ被迫换上了与这个季节不怎么相符的清凉装扮,看起来养眼得很,可病气的小池面终究忘记了自己天生体弱,没抗住这带有凉意的天气——发烧了。
“喂喂まふ吗,今天可以去钓鱼吗?”
电话那边赤ティン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元气,让正躺在床上休息的まふまふ露出了笑意。“ティン…我是很想去,不过咳、咳我最近有点着凉所以……咳咳对不起啊ティン。”
“只是单纯的着凉吗?……不对啊まふ你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哑了诶到底怎么了!”赤ティン的声音有满满的担心。
在赤ティン各种各样的追问下,まふまふ终于坦白:“拍杂志的时候着凉发烧了。”
电话那头的焦急まふまふ全都听了出来,赤ティン慌里慌张地讲了很多话,从多休息、多喝热水到以后要懂得善意拒绝别人…赤ティン说的又急又快又多,这边躺着休息的まふまふ听得有点吃力,又因为害怕着听不清对方说什么而紧张——紧张得忍不住又咳了几声。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下来。
“ティン…?”
“呐まふ…你可不可以注意自己一点啊。这样我也、我也很担心……喂?まふ?”
这下,换害羞到额头温度再次升高的まふまふ沉默了。





传达给天空的声音

*By艾米
*猫化注意
*CP:soraT


真是难得的清净啊。そらる喵这么想着,昂起头。傍晚的天空一半被夕阳的晚霞染红,另一半被安宁的靛蓝色铺满。夏日的风卷着潮湿吹拂在他的身上,给闷热的暑意带来一点清新的空气。他起初懒懒地伏在树荫下的草丛中,望着天空中翻滚的云霞,然后起身朝街心公园的一个角落走去。

【青いベンチ】
そらる喵悄悄地靠近那张蓝色的长椅,绕着长椅走了一圈都没有发现那只幼猫的身影。有种无可名状的失落涌上心头,这只纯白色的波斯猫在转了第二圈后停了下来,他在距离长椅几步之遥的地方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猛地加速一口气跳上了长椅。

第一次见到那只幼猫的时候,也是在这张长椅上呢。

整座公园里的野猫,没有哪一只能比そらる喵更了解这片地方。尽管他并不是最年长的,但大多数的猫在看到他时,都会下意识地敬而远之,就连那只名叫まふまふ的猫遇见他也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在夕阳西下的时分,そらる喵一定会来到这张长椅上打着瞌睡,仰望着天空的色彩变换,从明亮的蔚蓝,到火烧般的霞色,再到帷幕似的绀青色,安静地度过一天中最美的时刻。
因为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所以几乎没有猫会来和そらる喵抢占这个地盘。
但是这一天却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当そらる喵踱着步子靠近那张蓝色的长椅时,便随即嗅到了一丝陌生的气味,来自另一只猫。他立刻放慢了脚步,连低垂着的尾巴也悄悄地竖了起来。
有一只陌生的幼猫——他从未在这片公园里见过——正尝试着爬上这张长椅,却一遍一遍地失败。そらる喵盯着这只背部有着浅褐色皮毛,而四肢尾巴和头部却被深色覆盖的幼猫,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低吼了一声。幼猫听见声音愣了片刻,然后怯怯地望着そらる不敢做出任何举动。只是一只幼猫而已,そらる喵这么想着,决定还是温和一些。

“喂,你叫什么名字?”そらる喵朝着幼猫靠近了半步,而幼猫还是呆滞在原地并不动弹。
“T、T……”幼猫怯懦地说着,声音低得そらる听不清。
そらる停了下来,在短暂的沉默中接上了幼猫未说完的话:“那么,T君?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诶——”T喵抬起头,目光撞上面前的白猫的异色瞳,“可、可以!”




初始之歌

*By阿浅
*CP:甘党加湿器



————————你相信有这样一首平淡到不行而且品味不出什么感觉的歌可以永远的连接两个人吗?也许听起来可能会比较荒唐?但是貌似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啊!
其实准确的说连接这个词也有些牵强。嗯,和别人不同,这首歌也许对于两个人来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甚至可能更早只是俩人不经意间说的那么一句话开始,仿佛命运就这么注定了。————————————



就现在这个梅雨季节来说,每天都是下雨天简直再正常不过了。雨不算很大,太阳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云中时隐时见,只不过没有了平常那样的刺眼。路上的人基本没有打伞的,就这么走在毛毛细雨中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

即使在这种天气里天月也没有放弃和朋友们出来一起吃东西的机会。只不过自己好心的去请了一堆人结果等自己到达集合地点的时候发现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歌词太郎桑你知道吗,之前在twitter上有人告诉我说最近录音棚那边新开了一家烤肉店,虽然没有开张很长时间但是貌似已经人气满满!怎么样?去不去尝尝?!”
“阿勒?在twitter上?我怎么没有看到过…”
“原来你还监视过我的twitter吗歌词变态。”
“有可能吗?!”
“那就乖乖的和我吃烤肉去吧,当然这回由歌词太郎请客。别多说了快走吧~!”

说完天月平抬起胳膊、然后抬起一只脚用另一只转了个180°笔直的朝着前方大步的走了出去。伊东歌词太郎看了眼自己略瘪的钱包叹了口气,然后把钱包塞进后屁股的裤子袋里跟着天月的步伐走了过去。






Foever

*By攸一
*CP:(主)mafutin

「你说什么?永远相爱?!」
「我是从图书馆的书里看见的!说是只要得到炼金师,梅拉·法利尔,所制作的炼金石的话,就可以和恋人一辈子幸福呢!」
「嗯……所以那颗炼金石现在在哪?」
「禁林。」
Soraru抑制住一本书砸死mafumafu的想法。

「但海格,你知道我们不能让soraru和mafumafu在这森林里迷路,他们会死的!!」
「嗯……好吧,虽然邓布利多不让我借狗,但我想这个他会允许的。」
海格从他大大的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个指南针,大块头的手在那夹克里摸了好久才找到的,大概之前一直没用,又被他忘记了。
「这是什么?」akatin在接到的一瞬间就反问过去。
海格思衬了两下,像是记性不太好的朝天望了望,然后突然记起来的回答:「哦哦,这叫星标指南针,它只能指明霍格沃茨的方位,邓布利多给我因为他怕我忘记带上狗就进禁林。」
「谢啦海格!」

「soraru桑……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什么?」
「进了禁林以后你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就算有也不奇怪吧?这里可是禁林。」

「禁林……吗?」
「只是想问问你去不去玩而已,一起去吧akatin桑。」
「你不要命了吗?!!记不记得你之前差点被迷魂蝶吸走灵魂的事情?又或者你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
「tin桑……我只是……」
「啊啊妖精小姐对吧!上次你就是这么说的!我知道mafu酱你讨厌我可也不用搭上命吧?!」

「tin桑,我有话跟你说……」
「mafu酱?」
「其实……」
禁林有些安静的过头,似乎神奇生物们放弃了生活般的,整个森林弥漫着水汽。阴森感扑面而来,罩住他的全身。毛细血孔里下意识的渗出汗水,那是危险的警报。
——没有人知道,梅拉·法利尔给爱情石下了什么咒语。
拉文克劳的级长翻过书页,轻轻笑了。

[Mafutin]单恋三十题-如何安慰失恋的你

tintin不要你的话mafu到我怀里来(别闹

 

最近赤ティン投稿又勤快了起来,不过投的曲子…总感觉和他一贯闹腾的风格不同,意外忧郁而悲伤。

觉得赤ティン一定出了什么问题的まふまふ忍不住拨通了电话。

“まふ吗…怎么了吗?”

电话那头的熊孩子声音听起来有些憔悴,喉咙也哑哑的,还带有浓厚的鼻音。

“ティン才是怎么了呢!最近选曲也很不像你,声音也怪怪的…”向来弱气的声音就算有些生气也还是软软的,まふまふ说完话后才发现自己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嗔怪,但是显然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赤ティン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红叶她和我吵了一架…说要分手什么的、我…我要怎么办啊…现在红叶都不接我电话了怎么办啊まふ…”

该怎么开口才好?

-不要在意啦,红叶桑她只是闹脾气而已。

-女孩子都这样,哄哄就好了。

-要是红叶桑不要你了的话…ティン,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的まふまふ始终没有开口,他只是静静地听完赤ティン的哭诉,然后说了一句“等红叶脾气过去了就好,她一定还是喜欢你的”后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

啊啊,自己怎么会这么狼狈?

ティン,我要怎么安慰你,才能不伤害到自己呢?

 

[Mafutin]单恋三十题-独自苦闷的时候

其实真的很想写HE的mafutin啊可是写着写着就写偏了(闭嘴

看我真挚的眼神(´・ω・`)

 

“您要的两杯乌龙茶和一份鲑鱼卵寿司。”

まふまふ从服务生手中接过托盘,目送着她离开并关上包厢的门之后,熟络地把其中一杯茶递向对面。

“呐ティン”开口的是まふまふ,一下子打破了快要凝结起来的尴尬气氛。“和红叶桑在一起真的那么开心吗…”

对面没有回答,まふまふ就继续道:“不必回答了…毕竟是女朋友,对吧?”

“最近你总说想和红叶桑结婚……ティン,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まふまふ停顿了一下,双手捧起温热的乌龙茶喝了起来。一口又一口,感受到热络的温度从口腔蔓延至全身,唇角扯出了一起浅淡的笑。

“不尝尝这寿司吗?……还是说,因为知道了我的心意之后,觉得我喜欢的食物也变得难以下咽了呢?”

空气中,只有まふまふ弱气的声音,软软地荡漾在密闭的包厢里。

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まふまふ却没得到一句回应。温暖的茶开始变凉,也不见对方喝上一口,盘中的寿司更是没有动过。まふまふ笑了笑,拿起一个寿司就往嘴里送,一边嚼一边用惨淡的笑意看着对面。

“啊啊…就这么不待见我吗ティン?”

“那就还是……再见了吧。”

穿上外套,まふまふ站起身,再看了一眼桌上一空一满的茶杯和几乎没被动过的鲑鱼卵寿司,随后离开了包厢。

在まふまふ离开之后,服务员小姐走进包厢开始整理。“寿司剩了那么多,茶也还有一杯没动…每次都是这样呢,一个人来却点了两份食物。まふティン先生还真是奇怪呢。”

 

[Mafutin]单恋三十题-想要给你的东西

*CP:mafutin[まふまふ→赤ティン]

*まふまふ视角(大概

*作者小学生文笔(´・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请继续w

 

9月2日。

-叮。

电脑前的まふまふ几乎是在提示音出现的同时点开了网页,自己前几分钟用新注册的id提问的「喜欢的男生生日送什么好」有了新的答复。

“电子产品…手表…对方感兴趣的东西…”

这个答复让まふまふ有了新的想法,于是他马上点开了某网络购物平台,并顺利下了单。

9月3日。

“喂是まふまふ先生吗?请下楼签收您的包裹。”

9月5日。

站在赤ティン家楼下的まふまふ看起来格外紧张。在等了几个小时之后他终于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喂你好这里是雨月红叶。”

迟钝了几秒钟后,红叶桑收到了回复:“那个我是まふまふ…请问ティン君在吗?”

电话那头瞬间嘈杂了起来,まふまふ听见另一边的红叶桑在喊赤ティン的名字,还隐隐约约听到了“是まふ君的电话”的台词。然后他听到了那个不复元气的声音——似乎说了“你接就好了”。

“啊啊抱歉呢,ティン他喝醉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まふまふ的声音哑在喉咙。

听见红叶桑再一次略带焦急的叫着自己名字的时候,まふまふ才反应过来:“啊那个…今天是ティン君的生日,有礼物想给他的……”

“这样还真是抱歉,我和ティン现在在KTV庆祝生日呢,恐怕要很晚才能回来…”

恍恍惚惚间まふまふ听见自己说了“没关系,礼物我明天再送来好了”。可那真的是自己的声音吗?

挂了电话后,まふまふ看了眼放在自己身边的钓鱼用具——被夕阳映照出了耀眼的光泽,闪得まふまふ眼睛生疼。

自嘲地笑了笑。

“……啊,想给你的东西,还是没送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