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矢DA☆ZE

主刷 全职高手/唱见♪

[soramafu]

#soramafu#

*设定为soraru为大学生而mafumafu是备考的高三党

*硬是把mafumafu的身高写矮了一点w
*想写成傻白甜,可是我……
*题目还没有想好QVQ

 
 

「soraru桑,拜托开一下门啦…」

听着卧室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soraru叹着气搁下了手中的笔。

——果然,让mafumafu搬过来住的决定是错误的啊。

打开门之后,迎接自己的是白发少年看起来很委屈的脸。他手里端着热腾腾的茶,眼里也闪耀着一层淡淡的雾气。「soraru桑我又做错什么了吗(´;д;`)」

「……并没有。」

看着面前表情顿时变成(´∀`)的mafumafu,soraru的眼神也不自觉变得温柔了起来。

「soraru桑还在学习吗!呜啊明明已经是大学生了——为什么比高中生还要认真啦!」

虽然心里想着“你说的高中生就是懒到不行的你吧mafumafu”,可是表面上的soraru还是点了点头,左手接过了mafumafu手中的茶杯。「啧,好烫。」

「啊啊那个——!呐呐soraru桑我听说热茶的提神效果会比较好哦(●>ω・)ノ」说到自己擅长的地方mafumafu的语调都上升了一些,不过soraru听出了一些问题。

「mafu。」

「怎么了soraru桑!」

soraru的表情有点严肃。「你是怎么知道我最近需要提神的…?」

「啊、那个…那个我、我……对!最近是春困的日子……」

虽然这么说着,mafumafu却低着头不敢看soraru——明显心虚的表情。

……soraru不说话,一脸要生气的表情。

「其实…我昨天看到soraru桑复习到很晚,今天早上还看到你趴在桌上睡着了……就、就想说泡热茶给soraru桑喝会比较好!」

……soraru还是不说话。

「诶啊啊啊soraru桑不要生气啦(´;ω;`)」mafumafu看起来一脸委屈得快哭出来的样子,脑袋也低得恨不得陷到地里去。Soraru看着这样的mafumafu,表情渐渐变得缓和起来。

——根本生不了这家伙的气啊。

这么想着的soraru,只是默默的把空闲着的右手覆上了mafumafu的头……随后,一顿乱揉。

——这家伙,头发还真软啊……

看着突然抬起头、眼里还含着泪水看起来却害羞到不行的mafumafu,soraru心情大好,手下也不自觉加重了力道。

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温热,mafumafu只觉得自己的耳尖也和刚递出去的热茶一样滚烫,留下一句「最喜欢soraru桑啦゚+。:.゚ヽ(*´∀`)ノ゚.:。+゚ 」就跑了出去,还不忘贴心地关上了门,「soraru桑请好好学习!」

唇角噙着笑意的soraru喝下了一口茶——随后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这家伙是笨蛋吗?怎么会这么苦啊…!」

他拿着茶杯,正准备推开门出去加上砂糖,却不小心从门缝中隐约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事——mafumafu正高兴地在自己的沙发上打着滚,怀里还抱着自己买给他的辅导材料,而他脸上明媚的笑靥看起来是那么纯粹。

「幼稚鬼。」

这么念叨着的soraru轻轻关上了门,恍惚间他听见了mafumafu的笑声,又忍不住想到了当初的时候——

自己和mafumafu的相遇,好像有点不可思议。
 

……

认识mafu的时候自己还是个高中生,在同学的推搡下被迫参加了文化祭的歌唱活动。那个时候的mafumafu和同学一起到自己的学校来参观,恰好遇上唱着歌的自己。

一曲终了,他还记得那个时候的白发少年,脸上漾着温暖的笑意地冲自己走来——「阿诺是soraru桑吗…!刚才的曲子好棒ヽ(・∀・)ノ」。
 

……

后来mafumafu来自己学校的时间变多了,偶然还能在校门看到无聊到踢着小石头的他。而每次迎接自己的,不仅有微笑着奔向自己的少年,还有他听起来轻轻软软却很高兴的「soraru桑!」。
 

……

「周末一起去唱K吗soraru桑!」

「恩。」
 

……

「soraru桑这次考试超牙败啊;w;数学最后一道题都没做完就交卷了……」

「下次带着卷子去图书馆吧,我教你。」
 

……

再后来,自己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毕业那天,作为代表发言的自己穿着整齐的黑西装配白衬衫,看起来严肃而正式。离开学校的时候,在校门口又看到了mafu——对方穿着柔软的针织衫,从t恤和围巾的空隙处可以隐约看到少年精致的锁骨。

「soraru桑是毕业了吗——!恭喜呢ww」

「恩……谢谢。」

「呜啊soraru桑考到哪里了?A大吗…!听说A大是很难考的呢。」

「对,是A大。」

从面前那个比自己稍矮一些的少年闪耀的双眸中,他第一次看到了一些友谊以外的东西——比如崇拜,又比如……

「我也好想考A大啊(´・ω・`)要是soraru桑可以一直辅导我就好了……」

「那就住过来吧。」

说完这句话soraru就有点后悔,天晓得他为什么冲着mafu说出这种话。而被邀请的那一方看起来很高兴又有点害羞得红了耳尖。

「我自己买了房子,离你们学校也挺近,住过来我好教你啊。」

「……那、那就请多多指教了soraru桑!」
 


 

记忆戛然而止。

soraru笑着转身,再次推开门,眼正迎上心花怒放得东倒西歪的mafumafu的眸子。

「诶soraru桑怎么出来了……是我太吵了吗对不起(´;ω;`)」

「还想考A大吗?」

冷不丁地扔出了这样的问题。Mafumafu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想!」

「过来吧,今天给你多辅导一会。」

看着面前的少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惊讶和喜悦同时袭来的时候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滑稽,但更多的是可爱。

「好——!ヽ(`(∀`(´∀`)´∀)´)ノ」说着mafumafu就跳下了沙发,冲着自己奔了过来。

 

就像那个冬日,单纯的少年就这样冲着自己的心里,奔跑了过来。
随后,安定的住了下来。 

 

-FIN-

 

[Mafutin]单恋三十题-如何安慰失恋的你

tintin不要你的话mafu到我怀里来(别闹

 

最近赤ティン投稿又勤快了起来,不过投的曲子…总感觉和他一贯闹腾的风格不同,意外忧郁而悲伤。

觉得赤ティン一定出了什么问题的まふまふ忍不住拨通了电话。

“まふ吗…怎么了吗?”

电话那头的熊孩子声音听起来有些憔悴,喉咙也哑哑的,还带有浓厚的鼻音。

“ティン才是怎么了呢!最近选曲也很不像你,声音也怪怪的…”向来弱气的声音就算有些生气也还是软软的,まふまふ说完话后才发现自己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嗔怪,但是显然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赤ティン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红叶她和我吵了一架…说要分手什么的、我…我要怎么办啊…现在红叶都不接我电话了怎么办啊まふ…”

该怎么开口才好?

-不要在意啦,红叶桑她只是闹脾气而已。

-女孩子都这样,哄哄就好了。

-要是红叶桑不要你了的话…ティン,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的まふまふ始终没有开口,他只是静静地听完赤ティン的哭诉,然后说了一句“等红叶脾气过去了就好,她一定还是喜欢你的”后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

啊啊,自己怎么会这么狼狈?

ティン,我要怎么安慰你,才能不伤害到自己呢?

 

[Mafutin]单恋三十题-独自苦闷的时候

其实真的很想写HE的mafutin啊可是写着写着就写偏了(闭嘴

看我真挚的眼神(´・ω・`)

 

“您要的两杯乌龙茶和一份鲑鱼卵寿司。”

まふまふ从服务生手中接过托盘,目送着她离开并关上包厢的门之后,熟络地把其中一杯茶递向对面。

“呐ティン”开口的是まふまふ,一下子打破了快要凝结起来的尴尬气氛。“和红叶桑在一起真的那么开心吗…”

对面没有回答,まふまふ就继续道:“不必回答了…毕竟是女朋友,对吧?”

“最近你总说想和红叶桑结婚……ティン,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まふまふ停顿了一下,双手捧起温热的乌龙茶喝了起来。一口又一口,感受到热络的温度从口腔蔓延至全身,唇角扯出了一起浅淡的笑。

“不尝尝这寿司吗?……还是说,因为知道了我的心意之后,觉得我喜欢的食物也变得难以下咽了呢?”

空气中,只有まふまふ弱气的声音,软软地荡漾在密闭的包厢里。

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まふまふ却没得到一句回应。温暖的茶开始变凉,也不见对方喝上一口,盘中的寿司更是没有动过。まふまふ笑了笑,拿起一个寿司就往嘴里送,一边嚼一边用惨淡的笑意看着对面。

“啊啊…就这么不待见我吗ティン?”

“那就还是……再见了吧。”

穿上外套,まふまふ站起身,再看了一眼桌上一空一满的茶杯和几乎没被动过的鲑鱼卵寿司,随后离开了包厢。

在まふまふ离开之后,服务员小姐走进包厢开始整理。“寿司剩了那么多,茶也还有一杯没动…每次都是这样呢,一个人来却点了两份食物。まふティン先生还真是奇怪呢。”

 

[Mafutin]单恋三十题-想要给你的东西

*CP:mafutin[まふまふ→赤ティン]

*まふまふ视角(大概

*作者小学生文笔(´・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请继续w

 

9月2日。

-叮。

电脑前的まふまふ几乎是在提示音出现的同时点开了网页,自己前几分钟用新注册的id提问的「喜欢的男生生日送什么好」有了新的答复。

“电子产品…手表…对方感兴趣的东西…”

这个答复让まふまふ有了新的想法,于是他马上点开了某网络购物平台,并顺利下了单。

9月3日。

“喂是まふまふ先生吗?请下楼签收您的包裹。”

9月5日。

站在赤ティン家楼下的まふまふ看起来格外紧张。在等了几个小时之后他终于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喂你好这里是雨月红叶。”

迟钝了几秒钟后,红叶桑收到了回复:“那个我是まふまふ…请问ティン君在吗?”

电话那头瞬间嘈杂了起来,まふまふ听见另一边的红叶桑在喊赤ティン的名字,还隐隐约约听到了“是まふ君的电话”的台词。然后他听到了那个不复元气的声音——似乎说了“你接就好了”。

“啊啊抱歉呢,ティン他喝醉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まふまふ的声音哑在喉咙。

听见红叶桑再一次略带焦急的叫着自己名字的时候,まふまふ才反应过来:“啊那个…今天是ティン君的生日,有礼物想给他的……”

“这样还真是抱歉,我和ティン现在在KTV庆祝生日呢,恐怕要很晚才能回来…”

恍恍惚惚间まふまふ听见自己说了“没关系,礼物我明天再送来好了”。可那真的是自己的声音吗?

挂了电话后,まふまふ看了眼放在自己身边的钓鱼用具——被夕阳映照出了耀眼的光泽,闪得まふまふ眼睛生疼。

自嘲地笑了笑。

“……啊,想给你的东西,还是没送出去啊。”